正版清荷

是清荷。
坐标广东,香港是方向,英国是乌托邦。中四双子座。填词狂热。尖锐,偏激。日语地狱炼级。多年繁体用户。非常不友好,婉拒小粉红。对骨科有特殊执念。
史宅。魏晋/宋/明。曹郭荀/丕植/昭师/钟姜/白元/胤煜/轼辙/启祯。李煜/赵佶/朱由检/郭嘉/钟会
日本战国。织田信长
昭和文学。太宰治
ARASHI紫担。虹/笃
泷&翼
可能非常喜欢堂本光一
欧美。POI/SPN/M家/HP/007/SH/梅林。SD/J2/AM/EC/GGAD/spirk/盾铁/RF/肖根/00Q/wondersteve/reylo
港乐。张敬轩/林夕/黄耀明/周耀辉/张国荣/达明一派。黄梁/菇祖/关张(KH)
乒乓球,泛日协团粉。主推平野美宇/早田希娜/张本智和/丹羽孝希。松平健太真好看。张继科
APH英领。米英/英伦兄弟
文野乱厨。乱晶/织太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非良/荆高
怪诞小镇/南方公园
斯诺登全球保护协会

今夜限定份的王婆卖瓜。写了北归记里我个人最喜欢的一段。虽然已经是16年4月的事情,但记得很清楚,前半段一直咬文嚼字,到了后面反而越写越下笔如有神,A2其实是快速hea过去的,然而我特别满意,字都没怎么改动。
2016年的8月17日不是七夕,刚好是七月十四,中元节。这一天是要见鬼的,于是我挑了这个阴雨连绵的日子去见先帝。面包车从一环坐到昌平荒郊野岭,真的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经历、感受了很多,最后回到故宫绕到景山,我也给他唱了这支歌。
如今的我文字功底固然是不能同日而语,但彼时的心境恐怕是再难重现。趁着午休打铃到下午上课前那段时间偷偷在备忘录里打两行词,我就是这样一点不严肃、一点不庄重地完成了这个作品。喜欢死人的感觉和喜欢活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如今体会过后者,才深知那时赤诚心态的可贵。
一切都写在歌词里了。都是真的;爱使我们永世不灭。

【曹郭】同人文推荐与整理(一)

I.Lau:

猫不许:



闲得没事做点机械的工作,整理一下lof上的曹郭文,方便大家阅读以及给作者送温暖。




主要是按曹郭tag下的榜单顺序来整理,曹郭非主cp的全员文暂不列入。




*博主仅做整理,所有权利归原作者。








1、慢半拍的铃铛




铃铛太太就不用多说了,大家应该都看过,我就是被一锤定音拉进曹郭同人坑的,感谢太太至今依然在写曹郭!




长篇:




一锤定音(正文+番外)(现代校园 完结)




九死一生(现代 连载中)




短篇:




曹郭 - 经冬 (完结 )




曹郭 - 投桃 (完结 )




曹郭 - 观沧海 (完结 )




[三国哨向][曹郭 辽荀] 白门楼(上)




[三国哨向][曹郭 辽荀] 白门楼(中)








2、 




长篇:不差钱(现代,连载中)




1-9   10-19   20-29   30-39  40-49   50-59   60-61  




62-67   68-69   70-75  76-80   81-84




这个大家应该也都看过,曹郭经典,五年陈(老)酿(坑),今年终于有了点填土的迹象,求更新啊求更新!








3、梦小夜_迎风撒尿




很细腻的两篇。




【三国】【曹郭】薄情书




【三国】【曹郭】薄情书——番外·《无字批》








4、 好吃的水果




水果太太实在太太太太高产了(比心),所以长篇就不一一整理了,只列第一章,感兴趣的话自己去翻吧,足够吃一段时间的。短篇整理了部分。




长篇:




红玫瑰,白玫瑰与自行车(1) (真三向,连载中)




【曹郭】偶遇(1)(现代,连载中) 【番外】幸事




乱(1)(连载中)




出戏(1)(现代,娱乐圈,连载中) 【番外】不知




【曹郭】末日迷情(1)(连载中)




晚间餐厅(1)(连载中)




[扭三/三国杀]离魂(1) 




《招魂》全文PDF下载 (完结)








短篇:




【曹郭】含羞




【曹郭】喵




【曹郭】遗计




【曹郭】同行者




【曹郭】不爱酒的郭嘉




【曹郭】酒与祭酒




【曹郭】譬如朝露




【曹郭】久别重逢




【曹郭】佳期如梦




【三国机密】【曹郭】色




【三国机密】【曹郭】心照




【三国机密】【曹郭】难题




【段子】故人




【脑洞】如何正确地给曹老板盖被子




【脑洞】生来厌恶




【脑洞】旧事




【脑洞】入戏




【脑洞】长吟




【脑洞】后事




【段子】软肋




【脑洞】魂兮




【郭曹】弯




夏虫




【三国机密】【曹郭/丕嘉】郭嘉的秘密




官渡前后(上)  (中)  (下)




【曹郭】纵使相逢应不识(上) (下)




曹郭段子三则(段子系列不一一列了)








5、人间中毒




短篇系列,脑洞和梗绝赞。




地府日常系列(曹郭/策瑜):01   02   03  04  05   06   07




人间日常系列(曹郭/策瑜):01 02  03




有猫病系列【有猫病】 01 江东杀人事件 【有猫病】02 军师祭酒の消失




【有猫病】03 许都杀人事件




短篇:




【策瑜/曹郭】别来无恙  别来无恙(续)




郭祭酒十一次被说不治行检




【曹郭】 竹马(上) (中) (下) (续) (外一篇)




【曹郭】 命犯桃花(上) (中)   (下) (续)




【曹郭】窃




【曹郭】醋








6、Ayabrea




长篇:




解药(现代,完结)




 0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大结局)




短篇:




【曹郭恶搞向】招降郭嘉的正确方式(上) (下)








7、奉孝的孔雀翎




正文是策瑜主所以只列了第一章:江山几万重(一)




番外:




【曹郭】手表




【曹郭番外/酒】(短篇完)




情人节(番外)








8、想要变触的阿凌www




长篇:[三国同人/曹郭/权逊/玄亮玄]工科那些事儿(1)








9、溟水




长篇:魏城(仙侠AU、完结)




由于太长所以只列一下第一章和完结章。




魏城(1)




魏城(73后半 完结撒花)




短篇:




向着天堂的高度(医生曹x绝症嘉,narcissus paro)




死后相见不相识 #曹郭#








10、流夜_Itsuki




短篇:




【三国】【曹郭】兵戈里




【三国】【曹郭】酒烫喉




【曹郭】裂隙




【曹郭】 与尔同消万古愁




【坑.现代paro】【曹郭】远距离恋爱




【曹郭】君向潇湘我向秦。




【曹郭】【架空】事件档案




【曹郭】【现代paro】年末




【子曹郭】端午




【三国】【曹郭X2】惊




【三国】【曹郭x2】夏至




【三国】【子曹郭】当归




【三国】【主曹郭】【现代架空】沧浪








-tbc-




总之干啥都不如产粮,产粮的都是天使。




都来产粮吧,我爱你们。


真是年年有今日呢。
突然一年就過去了。
這麽多年也只是一剎那吧。
四百年也一樣。

【2817/12/20小作文/事变一周年】其他魔鬼

*如题。就是留个档,毕竟写了这么一个东西,已经拖到这个时间都忘了发了,肯定得留在2017。
*不用理我。



我总觉得我是周树人本人。一周年了,肯定是有必要写点什么的,但我又真的无话可说。不是不想说,只是说了好像也意义不大。
事实上过去一年,现在我明白去年今日那彻骨的绝望和我未来的际遇其实干系不大,因为我总是能找到办法补救自己的人生。冷静下来思考,我也许只是咽不下那口气而已。
那些天我的备忘录里,有对整个事件的详细记载,事无巨细,一一在列。包括对导火线的叙述和记录,还有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对于那篇引起轩然大波的文章的初始创作。我一直在害怕,因为它出自我手,在彼时我想要尽力断掉我和它的一切关系。这并非示弱,只是似乎懵懂地已经明白大致的结局。
但我不信命。我总是不甘心,所以我躲躲闪闪地坚持下来了那风声鹤唳的三天,我从来没有退缩过。第二天,我写了10题Q&A,匿名发在班群里,解释我们在干什么。我知道总有人不屑一顾,对于我也对于我们在组织的事情。但是我根本不在乎,我不是不想争辩,我是真的太累了。
事实上我们班的人,有谁不知道那篇文章是我写的呢?我承诺把大家反馈的信息措辞整理,我也确实尽力这么做了。这并非邀功请赏,我今天想剖白一下自己。
首先我是非常感激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我的同学,在我那担惊受怕的几天里都从头到尾不曾有人去告发检举我。我向来对中国人的人性持十分悲观的态度,所以才采取了那些拙劣又可笑的自保措施。我不敢相信谁,所以我一直很害怕。好在最糟糕的事并没有发生。
时至今日我依旧对和我的反对对象擦肩而过或是强颜欢笑时胆战心惊的疯狂心跳频率心有余悸。如今只有这份生理冲动把彼时的心境深刻地铭记于心,那时的心情实在太过复杂和纠结,也许我的潜意识都不忍让我重新在那样的被那样的痛苦淹没。
我一向是脾气很差,性格很暴躁的人。虽然我的愤怒绝不会无缘无故,但在回味那几天写下的文字时,我讶异于彼时的忍耐水准。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哭过,甚至坐在会堂里被指桑骂槐威逼利诱冷嘲热讽我都没有哭。但事实上我塑料纸糊的坚强到此为止,从综合教室爬到二楼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上楼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躲进厕所里嚎啕大哭,真切地体会着什么无形的强大力量捏紧了五脏六腑,放开赌上性命一般用力束缚的恨意放任它疯狂流窜蔓延在体内的各个角落。接着我压抑着抽泣哽咽着打了电话,我说过我永远都不会没有退路,只是这是最后迫不得已很差劲的解决方法,我不想用。好在最后也没有因为一通电话而实现——但那一刻我确实是已经绝望到想要去点燃引爆核弹的导火线的。
原因大概是由于我总是走在最前面。由于文字是出自我的笔下。
文字是需要感情去维持生命的。我创作了那样的文章,并不是以袖手旁观的心态——我付出了真情实感。我的陈情书不是死的。事实上你们也能从那样的文字里窥见我经受伤害的心,更重要的是,一颗正在输送血液——正在铮铮跳动的心。因为我用心了,这是除我以外没有任何人需要付出的资本。难道我真的比谁都恨我们的反对对象吗?很多人可能都误解我了。我跟她究竟哪来的如此程度的血海深仇?旁人只是签上两个三字名姓,此举何其容易,殊不知创作本身便是需要代价的。文字是很贪得的,岂是轻易能为人所用的?
事实上许多人比我更早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最后却是我来策划和构建的基础。我觉得自己责无旁贷。我真的那么喜欢充英雄吗?放在当时来看,那只是我能做的、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罢了。毕竟无论什么都是要人去主动争取的——它又不像父母给孩子买糖一样理所应当。我讲过我还有别的措施,那保证对我有利却不一定不会伤害到他人的措施——但不到万分不得已我真的不想用,我总归不会自私到那般地步。所以我想去争这口气,我一定要试试,凭我自己的努力去改变一些什么。
虽然这次抗争本身以惨败告终,但这并不代表我一无所获;也并不代表它留下不了任何影响。我不妄议5月底我得到保送名额遣返本班之后学校对新的重点班做出的调整,因为动机不明,所以我也不确定原因是什么。而事件本身造成的影响,即使之于我本人,也称得上受益匪浅。它让中三的我成功地成长了——即使成长总是伴随着痛苦。
我以下的文字不针对任何一位。我爱景贤,更爱15班和班上的同学。这在我看来是如同爱自己一样不容置疑的事情。
鉴于我的目的在剖白自己,我便不得不提起一些我并不想提起的难堪事情。首当其冲的就是去年今日下午那次集会——那次名为民主决策实为思想屠杀的训话。
除了15班的同学,谁也不知道那是怎样的场合。因为陡转的情绪,从头到尾我都浑身冰凉。首先是正校长的讲话。因为我们递交对象的问题,似乎直接的关系人就是他,导致久不露面的他也得出来唱台双簧。故此起初我还天真地以为能有什么希望——若不是因为以往学校高层怠慢的态度,何至于此?而那天我们上午去递交了陈情书,不到半天就被火速召集,本还担忧石沉大海,彼时确实意识到学校终于重视了这件事。最重要的是他始终顾左右而言他——不吝篇幅地大力赞扬了我们所谓谦卑和善冷静的抗争方式。我当然知道这全部都要归功于我——包括步步为营的态度,竭尽全力给我们留的后路,有待商榷的谦卑语气,和费尽心思营造的理智言语,不是自夸,这都是需要深思熟虑的措辞和一定水平的文字功底的。我当他是欣赏我,直到副校长开始讲话。
时至今日他究竟讲了什么我已无从记忆;我只能说那是彻底的、单方面的屠杀。对,我用了屠杀这个词。我的血液冰冷下去,因为我明白这样凶狠的威逼利诱对初中生来讲无疑是致命的。没有人有足够强大的心理,我也没有。我之所以没有当场崩溃,只是出于本能的求生心态。
由于一些机缘巧合,我很早就与那位副校长熟识。而经此一役,我内心对他疯狂的恨意甚至超越了对本心想要反对者的许多倍。他讲了多么过分出格的话已经被我反复刻意地忘记,依然如在眼前的场景是我在那天夜里嚎啕大哭复述给我的母亲时,连她都要气愤得落泪。所以最后的投票会有那样惨不忍睹的结果,也就不是怪事了。
我没有爆发,因为我没有办法。后来年级里某位主任开始针对她曾经教过的、也在我们的陈情书上签了名的同学,我也只能独自颤抖着声线虚弱地声援她。没有痛,我只能意识到这一点,有的只是幕天席地的恨。
事实上原先起初一起策划事变的友人里,经过副校长强词夺理一番说教,也在投票里有几位做出了对我们不利的选择,这点是让我极其失望和难过的。但我并不打算就此谴责他们,因为这是人之常情,他们只是做出了选择。但无法避免地,多疑的种子开始在心里埋下,这是第一次,在我14年的人生里。从那以后我开始与第一位慷慨在陈情书上签下大名也是亲手将它递给校长的同学十分亲密,极强的不信任感却洗劫了我心中怀疑的几位的人选,罅隙在悄无声息地蔓延。其实细想,这哪里谈得上背叛,不过大家都难以冷静、身不由己罢了。归根结底,造成这一切的都只是副校长而已。
今时今日,如果哪位同学有缘读到这里,我想对你们说,我无比敬重、钦佩和感谢每一位在联名信里签名的同学,尤其搭伙把它送到校长室的同学们——你们付出的勇气是15班的底气。
这是我全文的重点,我到底学会了什么?一间学校就如同微型的社会,是一个巨大的熔炉。中国的中学锻造出来的学生无甚差别,只能成为巨大的国家机器里微不足道的一粒螺丝。我们的社会单一且闭锁,总是容不下反抗权威的不同声音——正如我们彼时,我总痛心疾首地讲,这并不是一次革命,却遭到了血腥残酷的镇压。倒戈的立场影射出了国民性格的走向——只会越来越乖巧和懦弱。周树人讲“我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中国人”,——我又有何不同。然而又因此,这罕有而又细微的抗争,必定更是需要超脱的勇气的。对于所有参与者来说,这都是无比珍贵的品德。
以上就是我煽情又冷漠的剖白。一年了,整整一年了。每次回想,我都问心无愧。我为我自己付出了勇气的行为感到自豪。事到如今,我以后全无牵挂,什么都不怕。这是总结,但不是了结。这事我会放下,但妄想让我忘记,这绝无可能。

要飛感情之時間軸

一念怀袖:

楚嶼不是個慘綠青年:



碼一個 表白




無處可吐:







    根據《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第一章《我的男友是同志》整理。








 








        雖然名爲要飛的感情時間線但一方面爲了完整,另一方面尊重原作者,我會把重要有價值的事件一起整理——也許這會讓這篇看起來像是第一章的概括。書中有些故事是插敘,這裏按時間先後編排。如果見到有雙引號的,表示是書中原句。








 








        何式凝老師簡稱凝,要飛依書中稱輝,其餘簡稱代稱亦遵照書本。








 








——————————————這是正文的分割線————————————








 








1983








凝與輝相識於突破,初始即受到突破中壓力。








 








1985








突破黃山行。輝與令三名女子較親密,凝吃醋,二人西湖邊相談,坦誠,訂盟。








旅行後數月,輝與M(三名女子中一位)歐洲遊三星期。“每個人都知道我們是親密愛侶,要是我和你一起去歐洲,好像表示我很快就會跟你結婚。要我承擔這責任,太快也太沉重。我只是跟一個對我來說,負荷沒那麼大的朋友一起去歐洲。”








輝與M爲突破電臺搭檔。








 








1987(推測)








凝提出與輝共同主持電臺節目,被突破拒絕,理由爲“我們不想看見你、M和輝的關係搞得一團糟,總有一個人得走開”。凝投訴未果決意離開突破返回港大深造,輝保持緘默,致信予凝後離開,出走歐洲。








Anthony向凝出櫃(他在凝退出突破後仍與她保持聯繫)。凝詢問Anthony輝是否同志,答案爲不確定但有可能。








 








1989








輝離開一年八個月後返回,與凝重修舊好。








輝想填詞,凝便將其介紹給Anthony。輝交出《愛在瘟疫蔓延時》。凝與Anthony疑惑輝的選擇(一方面寫出《愛在》,另一方面又與凝繼續)。








五月,輝去英國。氣氛動盪,凝考慮與家人移民美加,詢問輝的意向。








某事發生。








凝幫輝母讀信,內容關於輝的辭職。








七月,輝回到香港,解釋一切,同時向凝出櫃,透漏他將與男友K移民離開香港,並說:“我知道我不能盡得所有。如果我選擇了他,我並不會真的很快樂,因爲我會掛念你。但如果我選擇了你,我也不會快樂,因爲我會失去他。如果我可以選擇,我希望生命裡同時擁有你和他,我不想失去你。”








幾個月後輝離開,去到位於歐洲的B城。








 








1990








凝成為輝香港填詞工作代理人。








輝表述“無法適應B城的生活,希望回來香港”。








夏天,輝回香港,任報館編輯,兼顧填詞事業。








輝有空時去到凝位於港大的宿舍幫助凝的碩士論文,有時夜宿。(特別申明什麼都沒發生)








凝由於被認爲與男友同居被逐出港大宿舍(港大那時似乎仍有教會背景)。遷居太古城,與輝同居(分房間)。K雖分開但仍時常致電輝,凝與輝同居一年半仍遵守嚴格的接觸條例。








 








1993








凝得到獎學金去倫敦讀博,輝決意與仍住在B城的K移居A城。二人仍經常通電話。








 








1993 - ?








凝常以朋友身份拜訪K(年長商人)在A城的房子。K對凝有意見,輝難得維護。








輝決定離開K,去倫敦,卻臨時放棄,“他還是沒法離開他”,此後一段時間不接凝電話。








輝留在A城,拿到當地護照。








輝認識年輕外籍男子J,與K分手。








輝時常在學術方面給予凝幫助。








 








1996








凝博士答辯,輝至倫敦陪同。








凝返回香港。








輝於A城獨居,未與J同居。








 








1997








回歸前夜,凝與朋友Dorthe閒逛,於蘭桂坊酒吧遇到輝與J(專程回香港見證)但被無視(相當難堪地)。








幾月緘默後輝致電,二人和好(一如既往)。








插曲:輝任凝電臺節目嘉賓,凝兄call-in,詢問輝的想法(是否計劃對凝負責)。輝事後不高興。








 








1998








12月,凝作子宮切除手術(爲治療子宮肌瘤)。輝飛回香港,輝母追問他與凝的感情,輝向母親出櫃。








 








1999








凝與Louis(已婚商人)相識,發展關係。








 








2001








凝至哈佛當訪問學人。輝、J、Louis均恰在波士頓,四人見面,飯局。J質問Louis關於他與凝的關係。








輝於家中跌倒需進行手術,J於手術時間需論文答辯。凝赴A城照顧輝。








 








2003








凝與輝巴黎遊,相識二十週年紀念。








 








2007








輝母親壽宴,凝出席(與之前的許多年一樣擔當兒媳的角色),輝與J亦同時出席(J不曾出席)。輝相當於在壽宴上向整個親戚圈出櫃。凝感到自己是多餘的,提前離席,輝相送,一路無話。








 








2007 – 今








“漸漸地,我發覺雖然我們仍可以坐下來飲一杯咖啡,但他絕對不會願意和我吃一頓飯,於是我就明白到‘不如不見’可能是更適合我們的方式。”








 








——————————————結束的分割線——————————————








        








        有一個第一章中但不在上面的,是要飛寫了一封信給他父親希望能見一面得到解釋但是被拒絕。








 








        這裏附上原書作者自序中的一段,凝致信輝詢問是否需要用假名,輝如此回覆:“這是你的故事,你想怎樣寫,我不會干預,況且我出書的時候,提及你,用你的名字,但又沒有問過你,那是我實在是太自大或高傲了!感謝你會諮詢我的意見,這次我更不會在你寫給我的信之後加上一個回覆,記得多年前我要求在你的博士論文的結尾加上一個我的註腳,當時我真是很天真!希望你的出版進行順利!”








 








 








 








 








——————————————又一條分割線——————————————








 








        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再和我說(也歡迎捉蟲啊)。








 








        有空的話接下來大概會整理(和八卦)一下要飛的兩任(有所發展的)男友(“他要到某地方去‘迷失’”)。





【#2017/9/15 雜感小作文】

兩個多月沒碰過乒乓球了;摸到拍柄的瞬間,手都是松的。不過手感意外的好——暑假前連續練了半個月,果然底子還是很扎實的。
翻了翻那年今日,去年的這一天是中秋節,出門訂購了現在用的球拍。底板和膠皮一共兩千多塊錢,用的是從小陪著我家哥哥長大的蝴蝶Viscaria,日語裡r發成l,故此譯作「維斯卡利亞」。
記憶裡是比較美好的日子,雖然被極大的變故困擾著,但在當時看來似乎還沒來得及讓悲傷和痛苦觸碰到自己。當然彼時為了變故而流的淚,在四個月前又被盡數返還了回去。這是後話。
我還記得去年八月底第一次把手放在乒乓球檯上那一刻的觸感。彼時還是個入坑十天不到的傻白甜萌新,擁抱著滿懷希望的熱血和青春的激情,面對老師最初的提問「為什麼要來學球」的時候羞澀卻又清晰肯定地回答道「因為中意張繼科」。如今年輪轉環,我對他的深情又何止一萬句中意能夠言說,只是時至今日仍覺慶幸如是應對了那個問題——讓我來的原因,只有張繼科一人。無論我走到哪一步,能影響我的決定和行動的,始終都只有他一人而已。
我要說的有兩件事情,首先談談我對乒乓球的感覺。這項運動在我看來十分無趣,除了張繼科,我無法認為世界上任何一個人能把此球打得具有觀賞性。我並不喜歡它,但我這個從小到大逃了80%體育課的運動白癡還是堅持下來了。我確實不希望張繼科是一位乒乓球選手,但我並不會因此停止去做這項運動。這是一個習慣。
我的審美型和性取向從來就是飄忽的,這導致我對世界上下五千年的人都有著一定程度的喜歡或好感幾率。但自己除了張繼科,倒確實不曾有過現代漢語(普通話)地區的偶像,所以養成了一個也不知好壞的習慣——我只要特別中意那個人,我一定要精通他的語言。是的,是精通。不會就學,不熟就練。一定要達到聽寫可以做字幕組、口語可以無障礙交談的地步。或者就是掌握或是熟知起碼是他的領域的一項技能。若非如此,即使沒有緣分未來見他一面,在夢中相遇,也不至於哭泣著不知從何開口。去年八月去北京思陵拜謁先帝,我甚至都是用著半白半文的古文在陵園前絮絮叨叨了兩個鐘。
對於我來說,這就是愛豆的意義了——你總能接觸到曾經不敢想象的領域。我曾誇讚過哥哥,說他是「庸俗醜陋的塵世裡唯一的浪漫和英雄主義」,那麼既然我臣服於這等浪漫,我便要追隨著他去看看他的世界。他的世界可能不適合我,但那有有什麼關係。
親友問我,日語單詞到底是怎麼背下來的。我不清楚我母親日常讚美我的所謂「語言天賦」到底有沒有或是有多少,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只是一種本能的習慣在驅使自己去努力對待這件事。
這是我追星的意義。它不是目的,我不是一個會把功利標準放在自己仰慕的人身上的人;但它的結果,就是締造了這樣的我。
至於另一件事,就是我們全日制高校的可憐同學可能還摸不到手機,發現不了自己一直以來認為的班級落成紀念日似乎是錯誤的。是我們的九十五,但可能真的不是我們的915。但其實紀念日這種東西,過來過去又有什麼意義呢。同樣是今天結成日的我們山風,今年是第18年了,那才真的是回首四海,去日苦多,千萬裡來路,相同頻率的喜怒哀樂,那才真的叫相伴。
可是我又非常「真情實感」。散都散了,班上的集體獎狀也被我和彼時的同桌一人搶了一半去,談話就到此為止了吧。但始終很掛心的事情,就是我在這個新的坐標裡,把中三全部的情緒和精魂都奉獻給了這個班。
是好是壞見仁見智就連我本人也道不明白;但就自己來說,這大半年以來波瀾壯闊的回憶和經歷,是無與倫比的。即使血淚比笑顏的次數要多得多,即使回望之時許多往事無法善忘,即使它們延續至今為自己憑添愁怨和慨歎——
但我還是想說,去年今日(或者是昨日也好吧)的偶然相遇,我確乎是感到十分慶幸的。
即使最後我們的存在失去了意義,但我們存在過——作為一個命運共同體,這本身就是無上美麗的意義了。
多謝你們。
對我的包容和指點,我是會把它放在記憶裡最柔軟的角落的。
解散的那天我捧著手機嚎啕大哭了一晚上,估計就是因為那一天流的淚太多,導致畢業那天歡天喜地一點不覺離散的悲傷。就像我來時用痛苦澆灌的花,如今也要付出溫柔又悲傷的代價才能采下。我們來時走過的路,在回頭時必將重蹈覆轍。這是今天的主題,從張繼科說到這裡,中心總算被我圈了回來。
然而我不想采花,卻也無可奈何。

狐周周:

这篇写得真好。
其实心态很好理解,民族英雄是不能编排的,编一个于谦杀景帝,分分钟被喷死。
至于信王嘛,亡国之君,粉丝又少
可以随便欺负。
欺负一个试试。


若水:



    这两天被绣春刀2刷屏,我还没看过,但大体也知了梗概。关于信王,我气到最后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几乎没有人愿意再去了解历史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愿相信自己希望看到的"历史诡谲,帝王残暴"。朋友截了编剧“申冤”的微博发过来,我说我能怎么办呢,我也恨啊,恨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我妈说你们至于吗,信王他可能自己都不在乎,我说他在不在乎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我们在乎。辛弃疾说人一生就为了“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我们怎么舍得他宵衣食矸十七载,既不了生前事,也难存身后名。




      我向来不喜架空剧,但现在我只想求求编剧写架空吧,既然能把那么多盆脏水泼给信王,为什么不能编个新人物,不用信王,用仁义礼智王也行啊,哪怕你叫大王小王呢,可一旦用了历史人物的名字,就要对他负责。我不认为一部剧的爆点值得用误人子弟,丧尽天良来换。




       我不想上纲上线,编剧吗,也为了混口饭吃,但我就想问问,用污蔑死人换来的饭,真的能咽下去吗?




        我觉得编剧的人性一般的核心价值观是劝不回来了,我只希望她还知道“死者为大”这个词,据说绣春刀还有第三部,求求编剧,这种“掘坟戮尸”的事少做点,放过信王吧。




       


我好累

狐周周:

真是为他操碎了心。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几天没休息,各处去解释。
真有意思,我写过崇祯五十相辩,写过三千万内帑辩,写过关于人性弱点辩,刚愎自用辩……
我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为了启祯兄弟情写东西辩污。
路阳说喜欢他,说心疼他。
然后又是为了写故事,一盆脏水扣过来,弑兄篡位。
给我们的解释是“万分之一可能”
当年北京城破,惶恐的人民惧怕李氏抄家,秉着“瘦死骆驼比马大”的信念,凭空臆造了三千万两内帑,后来,后人用了四百年时间,仍然没有消灭掉这个谣言。
路导,你轻飘飘一句“万分之一可能”,
意味着我要用我余生为他证明。
因为我,才是心疼他,喜欢他。

怎么会呢………

【填词/广东歌/五月/人设/农历生贺】睡神

睡神(粤语)
原曲:陈奕迅《浮夸》
作曲:江志仁
填词:清荷
原词作:黄伟文

有人叫我 我就会醒 但是无人来
没人嗌我名字 又要我醒 实在是无赖
我这眼皮沉重千斤睁也不开 撑不到前面讲台
胡乱中任何事怎么讲请你理解 疲倦到似足变态
像突然地失落 不顾地点进睡速度太快
拒绝走出街 三餐靠外卖
有谁在叫嚷 也照样睡低
你说我睡成瘾吧 天崩了也是不怕
为努力要悬梁的话 得到满足吗
其实休息刺激过去马来西亚 不清醒怎会牵挂
似你物理课谈笑话 星球爆炸
捉紧好时辰睡觉吧 日后凭造化

那年十六 考试间中 安静地睡过
但旁人攞命答最后结果 分数未及我
世间消极地进取的确有许多 这地上剩我一个
无奈是经历过梦境比现实更多 沉睡复醒中颠簸
尽兴原是仰卧 不用半秒拆散低级束缚
闭目是洒脱 你尽管说傻
看别去当天 可超越我么
你话我发神经吧 地陷也未见我怕
为欲求要力疲的话 得到保障吗
明白休息重要过阅读题解法 不清楚将是虚假
做梦游览过万世花 一切在握
捉紧这一刹自爱吧 日后未算差

在月球上高歌 看长虹之下未知我为何
以十倍天资 自暴风跌堕
血汗换快乐 可及闭眼么
你便看着我躺下 不应该扯气至声哑
要未来要价值的话 咖啡你饮吧
犹像街边垃圾 未够妒忌资格 不必争先献丑吧
高攀到我窗台悬挂 知你害怕
鼠窜后自怜那相差 现在看透吗
认命你块地开普通花 别最后一刻 妄想挑战至跌下
跳梁不足回望剩你伤疤